您的位置: 龙井信息网 > 时尚

黄永玉前辈中最怕巴金他的面孔积压众生苦难

发布时间:2019-10-09 22:51:23

  黄永玉:前辈中最怕巴金 他的面孔积压众生苦难(图)

  上海巴金故居的书房 去,看这张 沉思、从容的面孔 你是谁?从那里来,到那里去?你是战士?还是刚放出来的囚徒? 位于上海武康路113号的巴金故居,从昨日开始对公众试开放。昨日,来到巴金故居实地探访,进门的墙上,挂着一幅画作,巴老的头像被点点红梅围绕着,上面就是这首题诗《你是谁》。 从1955年到2005年,巴金和他的家人在这个两层楼的花园别墅里度过了50年,这里接待过无数文坛巨匠、艺术大师以及外国领导人。新开放的巴金故居,将成为纪念巴金这位文学大师的重要场所。巴金故居将有半年的试开放时间,参观的区域、参观的时间和接待人数等均有条件限制,正式开放要到明年5月1日前后。 70多位亲友赶来,一睹故居面目 昨天一大早,武康路这条羊肠小道就被交通管制了。巴金的70多个故友和亲人来这里回忆往昔,巴金故居的馆长、巴金的女儿李小林带着远道而来的访客重游故地,这其中就包括冰心的女儿吴青。 当年,巴金和冰心感情很深,素来以姐弟相称,巴老也就成了吴青的 巴金舅舅 。吴青在巴金接待客人的饭厅里感慨良多,因为 巴金舅舅 就是在这里无数次请冰心和她吃饭。当年拜访巴金的好友曹禺、老舍等,都在这张饭桌上吃过饭。 在巴金故居里,最多的是书。巴老爱书如命,每次出国,都要抱回大量的珍贵外文书籍,藏书囊括数十种文字着作。尽管曾十余次捐赠书籍达数万册,巴金故居中依然 书满为患 。不仅客厅、书房、阁楼、阳台上放置着整面墙的书柜,甚至连浴室里也有一个塞得满满当当的书橱。 以前父亲在世时,只要有块立脚的地方,就有书堆放着,已经到了没法收拾清爽的地步 。李小林说。 地方虽小,来过名人无数 在陈列室的隔壁,是一间更大的会客厅,巴金在这里接待过的贵客就更多了,法国作家萨特和波伏娃是第一批来宾;老舍、曹禺曾在沙发上和巴金长谈;意大利 但丁国际奖 和前苏联 人民友谊勋章 的颁奖在这举行;法国前总统密特朗的夫人曾专程前来这里看望巴老;壁炉上方是林风眠赠送给巴老的《鹭鸶图》,是他的早期作品。 在这间屋子的角落里,有一张特别的小书桌,上面摆着巴金的《随想录》,这是巴金晚年创作《随想录》的地方。这张小书桌的旁边,就是《随想录》中经常提及的 太阳间 。1974年沈从文先生来看望历经劫难的巴金,在这个屋檐下促膝长谈,但谈话内容已不得而知。 1982年巴老在楼上写作时不慎摔倒,他住院期间,家人把长廊加修了门窗,年老行动不便的巴老经常在此散步、思考和写作。因为这里阳光充足,家人就称此为 太阳间 。在这个狭长的太阳间里,一台小小的缝纫机,还有一张小书桌,都是巴金写作的小天地。 二楼是主人的卧室和书房。主卧室见证了巴金和爱妻萧珊的深情。1972年巴老在此泪送萧珊去世后,她的照片和翻译作品放在床头,骨灰盒也一直放在五斗橱上,陪伴着巴金直到去世。 一幅画作,展现 沉思、从容的面孔 着名画家黄永玉昨日也赶来参加了巴金故居开放仪式。巴金故居进门既见的画作《你是谁》,正是他刚刚完成的力作。 前辈中,我最怕巴金。 谈到巴金,88岁的黄永玉这样说道。黄永玉曾在《巴先生》一文中这样写道: 巴先生自己写的书,翻译的书,出的别人的书,我几乎都读过。认识新世界,得益于这些书最多。我觉得他想的和该讲的话在书里都写完了,他坐在椅子里,脸孔开朗,也不看人,那个意思是在等人赶快把话讲完走路,却又不像;他仍然喜欢客人在场的融洽空气的。只是难得插一句话。 2011年10月下旬,黄永玉拿起画笔,来画心中的巴金。他找到一位法国摄影家拍摄的巴金晚年肖像照片,悬挂墙上对视,端详。历史思索与现实感怀,在心中重叠,一个艺术化的巴金,呼之欲出。 《你是谁》里的晚年巴金,银发竖起来,凌乱却显力度。作为画家,黄永玉说他喜欢巴金古典的、与众不同的面孔,他理解,这是一张 积压众生苦难的面孔,沉思,从容,满是鞭痕 。

中医保健
历史解密
心情日记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