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龙井信息网 > 娱乐

高税费:煤企难以承受之重

发布时间:2019-10-09 13:17:47

去年6月,酝酿数载的资源税改革以新疆为试点正式启动,对原油、天然气的资源税征收由“从量”走向“从价”。从改革“路线图”来看,“十二五”煤炭产品的资源税改革也进入“倒计时”阶段。

显然,“从量”计税已经不能体现资源的价值,也无法发挥引导全社会节约非可再生资源和稀缺资源的作用。但是,这场改革要取得预期效果,更需要国家加快研究出台煤炭企业税费综合改革的配套措施。目前,国内的大型煤企面临着越来越重的税费负担,各种各样税费给企业的发展带来了巨大压力。未来,高税负或将成为煤炭行业健康成长的“绊脚石”。

中国现时煤炭企业的税负是多少?

“仅从税收负担上比较,根据国家统计局资料,煤炭采选业2005年总体税负9.55%,比全国工业企业平均水平高出4.52个百分点。在2004年至2008年39个行业国有及国有控股工业企业分行业增值税税负情况统计中,位列第三,仅次于烟草制品业与石油和天然气开采业。”中国煤炭经济研究会秘书长赵家廉告诉记者。

“事实上,如果算上众多的行政性费用项目,以及各项社会职能的费用,煤炭企业2009年的税负水平占煤炭销售收入的比重,就可能超过了50%。”中国煤炭工业协会副会长姜智敏在一次煤企的座谈会上曾表示。

而中国煤炭经济研究会日前所完成的专项调查表明,目前我国煤炭企业的税费负担还在逐年增加。2006年至2009年,被调查的13家大型煤炭企业整体纳税总额增长幅度超过销售收入增幅19.31个百分点。

涨幅:收入“跑不过”税款

在中国煤炭经济研究会2010年对神华集团、中煤集团等13个国有及国有控股大型煤炭企业集团的调查统计中,被调查企业自2006年以来,随着市场煤炭需求的增加,企业煤炭销售收入快速增长,向国家缴纳的税款也显著增加。

“不含行政收费和政府性基金,2006年至2009年间煤炭产品(开采业务)纳税总额的增长幅度为152.07%,而煤炭销售收入总额的增幅只有79.38%。”赵家廉指出,纳税增幅超过销售收入增幅73个百分点。

据统计,2006年至2009年间13家企业煤炭产品平均税负上升幅度超过4成,年平均税负比2004年至2006年间调查的22家国有及国有控股大型煤炭企业集团年平均税负增长了3.33个百分点。

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煤炭企业非煤产业的总体税负却在逐年下降。

随着煤炭企业产业多元化的发展,煤炭企业规模越来越大,涉足了除煤炭开采洗选加工之外的诸如电力、化工、建材、物流等诸多产业。据统计,13家企业的非煤产业自2006年以来,生产经营总收入逐年增加,向国家缴纳的税款也逐年增多。2006年,非煤产业收入占13家企业总收入的比重不足3成,2009年已接近6成。

2006年至2009年,非煤产业销售收入增幅为268.8%,纳税增幅却只有34.48%。非煤收入增速远远“超过”税款增速。但是,即便这样,煤炭企业的总体税负仍持上升趋势。2006年至2009年整体税负年平均比2004年至2006年增长了约2个百分点。

“这就更加说明近两年煤炭开采业,尤其是煤炭产品税负大幅增加了,从而弥补了非煤产业不断降低的税负,导致煤炭企业整体税负处在了较高水平。”赵家廉说。

翻番:行政性费用增长迅猛

2009年,被调查企业的煤炭产品税费负担为30.29%,与2006年相比,增长了近8成。结合《煤炭企业税费制度改革研究》资料,2009年的煤炭产品税收负担,比2006年增长了67%,而煤炭产品行政性费用负担整个翻了一番,增长了106%。

“这里的行政性费用负担,是指国务院批准的政府性基金和收费负担,煤炭资源类收费和环境类收费。”赵家廉向记者解释道:“不包括社会保障和社会负担支出。”

据了解,这些费用主要包括铁路建设基金及铁路建设附加费、煤炭可持续发展基金、矿产资源补偿费、矿业权使用费、矿山环境治理恢复保证金等等。

“目前,行政性费用负担各地区差别很大。”赵家廉表示,“西煤东调重点产区费用负担高,东部沿海地区相对较低。”

在所有的产煤大省中,山西的产品行政性费用负担最高,其次是内蒙古、陕西、宁夏地区。山西由于进行煤炭工业可持续发展改革政策试点,受到煤炭可持续发展基金、铁路建设基金和港口建设费等影响,费用远超过其他省份,而内蒙古等地则是因为铁路运输距离远的原因。

“目前,资源收费的数量大大高于资源税收入。税费交织,结构设计很不合理。”赵家廉说:“煤炭资源补偿费、探矿权和采矿权使用费,探矿权采矿权价款这几项加起来,比资源税征收的还要高。在国家全面实施煤炭资源有偿取得的情况下,资源税与资源补偿费的性质趋同。”

过重:企业难以形成资本积累

“沉重的税费负担会对煤炭企业的资金积累形成极大影响。”赵家廉指出:“严重削弱在煤矿安全生产、环境污染治理、接替煤炭资源勘探与购买、煤矿职工素质提升等方面的资金投入能力。”

煤炭行业是一个需要不断投入的产业,一方面要提前做好资源枯竭煤矿的闭矿工作,另一方面,又要做好新矿源的勘察、开采准备工作。如果税负过重,积累不足,煤炭企业的生产发展将受到制约,无法按照整个国民经济发展的速度和趋势进行扩大再生产。

据有关专家介绍,从1998年到2003年,在煤炭产量不断攀升的情况下,煤炭工业的投资占全社会投资的比重不但没有上升,反而有所下降。结果,一方面是飞速发展的国民经济,另一方面是由于投入不足而发展缓慢的煤炭工业,两者背离的幅度越来越大。

据了解,税负过重还会加剧行业分配不公。1994年税制改革以来,由于负担过重,经营困难,煤炭企业普遍实行低工资制。据调查,2002年,煤炭行业职工平均工资在43个行业中位居倒数第二,仅高于农业。2010年,煤炭行业职工平均收入4.16万元,而电力行业2004年就达到了5.6万元。而且,煤矿工人和城市工人不同,大多是单职工,一个矿工至少要养三口人,这就更使得煤矿职工的负担加重。

“如果煤炭企业面临的深层次问题因为资金投入不足而不能得到及时解决,煤炭工业的可持续发展和国家能源安全最终将受到影响。”赵家廉警告说。

鹤岗治疗卵巢炎医院
齐齐哈尔治疗月经不调方法
永州治疗阴道炎费用
鹤岗治疗盆腔炎方法
齐齐哈尔治疗月经不调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