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龙井信息网 > 娱乐

【墨香】七个人的部落(小说)

发布时间:2019-09-14 08:52:07
摘要:简单的营地燃起高高的篝火,七个人就坐在篝火旁胡侃,李强一直在关注张野。张野八零年生人,比李强大一岁,也比李强早一年当兵,其实,这七个人中,还有一个复员兵,当真的老兵,六八年出生,也是这群人里面岁数最大的一个,他叫宋艳秋,不男不女的一个名字,有时候张野就开玩笑,叫宋艳秋为“老班长”。在这群人里面,宋艳秋是长辈,其他六个人都叫宋叔,没什么实际亲属,也就是一个尊敬的称谓而已。张野一摆手,宋艳秋用手指了一下自己,张野点点头,宋艳秋就过来了,一个老兵,两个新兵蛋子在一起碰头。“宋叔,你也看见了,后一批的人能不能来,谁都不知道,我们现在在什么地方,也是谁都不知道,看来只有脚步能丈量到家的距离了。”两个人都笑了,张野也笑了,继续说:“既然让我负责,你们两位就多帮衬一下,咱们得回家呀!” (一)
在防火飞机腾空而去的一瞬间,张野的心就象是被掏空了一般,这个感觉很不好。被防火飞机丢在荒郊野地里,谁知道这里离最近山村有多远。按照防火指挥部的命令,有三批人员要在这里降落,他们是第一批,要不是张野坚持将部分给养也装上飞机,他们此刻连一点吃的喝的都没有。给养也不多,两箱方便面,一箱午餐肉罐头,一袋大米,仅此而已,咸盐与咸菜一点都没有。张野拍了一下脑袋,在心里暗暗骂自己一句:“笨蛋!”
张野是汽车队的工会主席,在这七个人里面,也算是“干部”了,因此,他就是临时负责人,好在这些人里面只有一个是外单位的,和张野平时的关系也不错,这个队伍也算好带。张野看了大家一眼,说:“就地宿营,埋锅造饭。”张野是复员兵,现在嘴上说的,都是些军事术语,好在大家还懂得。
这是一块林间空地,在一条狭长的山沟里,身后不远就是一条小河,营地就设在小河边。现在是四月中旬,小河还是光溜溜的冰面,要想生火做饭,就需要破冰化水,有人问张野咋办,张野一扭头,什么都没有说,实际上已经告诉他了,自己想办法。
李强也是复员兵,在检修所上班,是这七个人里面唯一的一个“外人”,他什么都没有说,就从防火背包里拿出小斧,丢给他们,问题也就解决了。在荒山野岭宿营其实很简单,没有帐篷,只能多捡一些干柴,要不漫漫长夜无法熬过去。现在是正午,阳光很明媚,照在身上暖暖的很舒服,晚上的时候就相当难过了,零下十几度,一个“熬”字相当说明问题。
简单吃过饭,一直等到黄昏,也没见飞机的影子,张野心里就凉了半截,最不愿意看到的事情,终于出想在他的面前。张野以前就听说过这样的事情,防火飞机把人丢在那里就忘记了,即使指挥部还记得,就怕飞机没时间来接这几个人。
简单的营地燃起高高的篝火,七个人就坐在篝火旁胡侃,李强一直在关注张野。张野八零年生人,比李强大一岁,也比李强早一年当兵,其实,这七个人中,还有一个复员兵,当真的老兵,六八年出生,也是这群人里面岁数最大的一个,他叫宋艳秋,不男不女的一个名字,有时候张野就开玩笑,叫宋艳秋为“老班长”。在这群人里面,宋艳秋是长辈,其他六个人都叫宋叔,没什么实际亲属,也就是一个尊敬的称谓而已。张野一摆手,宋艳秋用手指了一下自己,张野点点头,宋艳秋就过来了,一个老兵,两个新兵蛋子在一起碰头。“宋叔,你也看见了,后一批的人能不能来,谁都不知道,我们现在在什么地方,也是谁都不知道,看来只有脚步能丈量到家的距离了。”两个人都笑了,张野也笑了,继续说:“既然让我负责,你们两位就多帮衬一下,咱们得回家呀!”
张野说的是相当实际的问题。如果在这里能看见火场,这一切问题就都不是问题了。现在,只能闻到烟味,看不见烟,更是看不见火,至于火场在哪个方位都不知道,家在东南西北也说不清楚。摆在张野面前的,就是先确定方向,然后一步步走出去。别看飞机在天空只飞行了十几分钟,多长时间能找到有人住的地方,谁都说不好,只能看运气了。“宋叔,我们明天往哪个方向走?”
张野在征求宋艳秋的意见。宋艳秋沉吟了一会,说:“说实话,具体哪个方向距离近谁都不知道。李强,你也经常上山,应该差不多吧?”
“宋叔,那是在家里,每个山头基本上都熟悉,就知道自己在哪里了,在这里,我也是两眼一抹黑。再说,在你面前,我我就是新兵蛋子,山里的情况,你比我还要熟悉,你都说不清楚的事,我就更不知道了。”李强的话是实情,因为熟悉才知道,不熟悉,谁都说不清楚。
“宋叔,李强,我看这样,明天李强打头,一直向东,兴许能近一些,我殿后,无论出现什么状况,相互照顾一下,回家要紧。”
两个人点点头,事情就这样定下来了,至于张野选择的方向对不对。目前谁都谁不清楚。三个人商量完毕,回到火堆旁的时候,那四个人正在喝酒,反正有张野操心,他说咋地就咋地。
(二)
早饭是用水桶做的大米粥,开了一盒午餐肉罐头,简单的对付一口,张野就把午餐肉罐头分到个人手里,方便面也都分发在个人的防火背包里,剩下的大米,张野和宋艳秋两个人一分,也就都装下了,该拿的都带上了,该丢弃的,就丢弃在临时营地里,一切准备就绪,张野就清了清嗓子,说:“我们现在是孤立无援的七个人,只有靠我们自己,一步一步走出大山,找到人家,就是我们的胜利,在这里等也不是办法,对不对?”
王利接过话茬,说:“张哥,你说了算,我们跟着就是了。”其他人都附和。王利又说:“我们都年轻,就看宋叔了。”
宋艳秋笑了,说:“走吧,拉不下,我又不是七老八十的。”
宋艳秋说得轻描淡写,实际上也真的不用别人担心,宋艳秋三十七岁,正是年富力强的好时候,他是修理班长,王利就是他的手下,而且是宋艳秋的徒弟。王利会来事,无论是在家里,还是在单位,王利都不叫师傅,不是叫宋叔,就是叫老宋头,气得宋艳秋笑骂:“你个小兔崽子,都把我叫老了。”王利就在一旁捂个嘴乐,这个时候的王利啥都不说,宋艳秋也就不能再骂了。都知道宋艳秋和王利是师徒关系,不知道的人以为是叔侄,是哥们,就是不像师徒。其实,这也是很好的人际关系。
李强在前面开路,一路向东而去。
这里都是原始森林,看不见一个年轮,山上荆棘丛生,达子香花,臻柴棵,刺玫果,灌木丛,根本就没有路。天气很冷,山的背坡还能看见厚厚的积雪,山坡上一片萧条,枯黄的野草在春风里使劲的舞动腰身,也许是在深山老林里这么多年,只能与苍松野兽为伴,第一次看见有人造访,极尽自己的所能,向这群不速之客献媚,希望这群人能多看她一眼,哪怕只看一眼,他就满足了,可是,这群不速之客,一心一意寻找回家的路,哪有闲心顾念野草的情怀。
常言说:望山跑死马。当真是这样。清晨九点多出发,爬到山顶之后,休息了一会,就开始下山,看见对面的荒山,谁都想穿过沟塘子,到对面的山脚下宿营,直到下午三点多,还在沟塘子里晃悠,到对面的山脚下,就是痴心妄想了。在一条小河旁边,张野让队伍停止,发出就地宿营的命令。其实,这些人早就不想走了,也包括张野,只是要宿营也要有条件,水源就是一个很大的问题,没有水怎么生火做饭?
这七个人宋艳秋年龄最大,经常跑山,经验也最丰富。他没有参加捡柴火的队伍里,而是自己到附近转了转,回来之后什么都没有说,就开始淘米做饭。一个崭新的水桶做过饭之后,外面都是烟熏火燎的痕迹,谁都不愿意拿,宋艳秋舍不得,就放在自己的背包上面,不知道还要在森林里走几天,现在这个环境,要水是很困难的,有着一个水桶,就能解决很大的问题。
一路走来,谁都觉得很吃力,别看宋艳秋年富力强,这一天的行军,也够他喝一壶的,相比之下,宋艳秋身上的分量最大,临走的时候,老娘们给宋艳秋装了不少东西,两瓶白酒,一条香烟,两个小肚,三包哈尔滨红肠,还有各种咸菜,琳琅满目。宋艳秋是烟民,在家的时候经常抽最便宜的香烟,孩子正在上高中,需要钱,老母亲身体不太好也需要钱,老岳父是脑血栓后遗症,也是经常打针吃药,处处都需要钱。有低档香烟抽也就不错了,还想高口味?做梦吧。这次上山,老婆却给宋艳秋买的红国宾,一条烟是平时的两条多,真的是花了血本。
吃过晚饭,宋艳秋把张野叫到一边,在张野的耳边说了几句悄悄话,张野连连点头。张野看了一眼捡到的烧柴,就对李强说:“趁现在天气尚早,多备点烧柴,最好要大一点的,小的不抗烧。”张野用手一指旁边的站干,说:“把那颗树砍到就差不多了。”
李强什么都没有说,就从背包里拿出折叠手锯,不一会,就将碗口粗的小树放到,断成几段,运到火堆旁,然后,大家坐在一起闲扯。张野清了清嗓子,说:“大家注意啊,刚才宋叔看过了,这附近有狼,晚上最好谁都不要离开火堆,现在最好解决掉个人问题,晚上十点之后,轮流值夜,千万不要让火堆熄火,大家都有手表,一个小时一班岗。”
篝火熊熊燃烧了一夜,除了木材着火时的劈啪声,还伴随凄厉的狼嚎,甚至能看见野狼闪光的眼睛。
(三)
早晨起来的时候,孙明浩就感觉到肚子丝丝拉拉的疼,肚子还有些下坠的感觉, 隐隐作痛,孙明浩知道自己的痔疮又犯了。可以说,痔疮是大兴安岭的常见病,有这个毛病也没什么丢人的,孙明浩的痔疮要比别人厉害一些。这个病很奇怪,一着凉就要犯病,他可不管你身在何方。
孙明浩在综合班,钣金工,整天和氧气电石打交道,夏天的时候还好说,有许多活都能在外面干,冬天只能在屋里。综合班的工作场地就是三间车库,暖气也不多,屋里比外面暖和一些,干活累了就随便找个地方歇一歇,也许就是这样染上了要命的痔疮。最厉害的时候,就像女人的那几天,鲜红的血触目惊心,这个病常常伴有大便不正常,稀的时候还好说,无非是多上几次大号,干的时候, 撕裂般的疼,自己都能看见点点滴滴的鲜血洒在厕所里。孙明浩常常是后一种,遭罪是不言而喻的。这两天孙明浩一直在注意,不想让它来,它真的就不期而至了。
宋艳秋和孙明浩住东西屋,两家处的也相当的好,对孙明浩的这个毛病,宋艳秋是了如指掌,见孙明浩呲牙咧嘴,就知道孙明浩的老毛病又犯了,就关切的问:“怎么样?能行吗?”关切之情溢于言表。
张野不知道孙明浩有这个毛病,也关切的问:“怎么啦?”
孙明浩摆了一下手,说:“没事,走吧!”
宋艳秋和张野耳语了一番,张野就快走几步,走到孙明浩面前,说:“把背包给我。”
“没事,我自己能行。”
“你快别逞能了,背包也不轻,你这样自己能走就行了。”
张野接过孙明浩的背包,落在自己的背包上面,两个背包加在一起,少说有八十斤重,在这样的山上行军,也是够呛。宋艳秋叫停了队伍,就把孙明浩的给养全部分给了大家,就剩一床鸭绒被绑在张野的背包后面。三十几斤的分量要是都压在一个人身上,后果就可想而知了,分给大家,每个人不过七八斤,相对的就要好一些,当然多了七八斤在身上一天,也不是闹着玩的,要知道远道没轻载。李强依旧在前面开路,张野压阵,剩下的四个人轮流照顾孙明浩,队伍相当的团结和谐,这是张野最希望看到的。
张野看看这些人自己也笑了,用他的话说,这几个人都是技术工人,就他狗屁不是。刘老二是电工,汽车配线大拿,张辰是水暖工,李强是铁匠,只有张野在办公室里,喝喝茶,看看报,优哉游哉,令人羡慕。
中午休息的时候,孙明浩吃了药,上了药膏,又像个娘们一样,垫上了卫生纸。看见孙明浩在默默做着这一切,李强和刘老二就在一旁笑。他们三个是同学,说话向来不分里外拐,孙明浩看见这两个家伙不怀好意的笑,就回敬一句:“滚犊子,没一个好饼。”
两个人还要起哄,宋艳秋笑骂:“小兔崽子,没完了?”
在沟塘子里行军真的是很艰难,都是塔头甸子,深一脚浅一脚的,不时有人跌倒,立刻被旁边的人扶起来。张野看在眼里,也是思绪万千。人是一个很奇怪的动物,平常在一起的时候,不是你看我不顺眼,就是你看我不得劲,有时候还要掐上几句,闹得脸红脖子粗,就像打仗一样,换了一个环境,思维也改变了不少,唯我的意识淡了,助人的意识浓了,也许,特殊的环境会改变人的意识形态,或多或少都会影响一个人今后的生活。
也许是有病号的原因吧,也许是沟塘子里难走的原因,到达对面山脚的时候已经是中午十二点多了,张野看了看对面的高山,看了看孙明浩,又用眼睛瞄了一下宋艳秋,见宋艳秋点头,就说:“大家也都累够呛,翻过这座山,能不能找到水都是个问题,我看,今晚就在这里宿营,大家好好休息一下,明天在赶路。”
大家听说,一屁股坐在地上,谁都不想起来了。宋艳秋丢下背包,拉起李强就走了,两点多的时候,两个人回来了,李强兴奋的说:“哥们努力吧,快走出去了,我和宋叔看见了狍子套。”
一阵兴奋漫过每个人的脸庞,曙光就在眼前这是不言而喻的,既然有人下狍子套,就说明此地离住人的地方不远了。现在时间已晚,就是要寻找,也只有等待明天了。吃过晚饭,大家还在议论,离人家不远了,也就离自己的家不远了。张野也是很兴奋,离开家短短的三天时间,就好象离开家几个世纪一样漫长。
晚饭的时候很丰盛,个人都把自己的箱子底抖落出来,只有张野和宋艳秋没有动,要翻两个人的背包时,两个人支支吾吾,大家也就没强求就过去了。
(四)
早晨煮的是方便面,宋艳秋和李强简单的吃了一口,六点多一点就出发了,两个人要到附近去转一转,看看能不能找到路。两个人左转右转,在一个不起眼的山脚下,看到了一个地窨子,宋艳秋经常上山明白这个道理,他知道那一定是猎人留下来的,因为宋艳秋在山上就有类似的地窨子,就是没有行李,做饭吃饭的家伙都齐全,拿点米面就能生活,那也是为了方便自己。冬天的时候,宋艳秋上山的时候就带一套行李,放在地窨子里,实在太晚了,就在地窨子里猫一晚上,第二天再下山。

共 9729 字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保护森林、保护植被,这是平衡生态环境的有力措施和科学决策,而作为森林灭火小组,就理所当然地承当了这种责任。本文中的七人小组,因为在执行任务的时候,陷入在森林的围困之中。作为文章主人公的宋艳秋来说,在那种艰难的处境下,能够发动大家的积极性,为求生把集体的智慧和力量有效地组合在一起,这显示出了这种个人魅力和领导能力。再者,一次偶然的机会,巧遇杀人在逃犯的猎人,并利用他的的弱点和优点,使自己的队伍成功地脱离险境。文章从总的来看,语言优美、人物鲜活、故事丰满,结构复杂,不论是环境的烘托和心里活动的刻画,作者都处理得非常恰当,显示出了作者超强的文字驾驭能力。欣赏问好!【责任编辑:山形依旧】【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4061206】
1 楼 文友: 2014-06-11 08:5 :24 欣赏佳作!精彩继续!问好!
2 楼 文友: 2014-06-11 09:18:29 多谢山形依旧的精彩点评,编辑辛苦了!
 楼 文友: 2014-06-11 12:50:00 欣赏肖大哥的巨作,佩服不已!问好,祝安!
4 楼 文友: 2014-06-11 1 :04:29 谢谢肖洁一直以来的鼓励和关注!
5 楼 文友: 2014-06-12 06:42:5 汽车一直开到派出所,宋艳秋进去报案,张野就给王场长打电话,向林场报平安。王场长笑呵呵的说: 你们七个人,消失了六天,家里真的惦记你们,赶紧回来吧,打车回来吧,我在食堂给你们接风洗尘。 欣赏问好!
6 楼 文友: 2014-06-12 06:48:44 谢谢潮仙一直以来的关注与支持。遥祝问安!
9 楼 文友: 2014-06-12 08: 2: 9 祝贺肖吟老师荣获精品文!陈军
10 楼 文友: 2014-06-12 09:40:42 祝贺肖吟再摘一精,墨香有你更精彩!小孩中暑的症状
小孩中暑怎么办
便利妥护理垫分型号吗
婴儿流鼻血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